>  > 

20天,6000公裡!玉溪市小夥挑戰騎行来回珠穆朗玛峰绿本營

20天,6000公裡!玉溪市小夥挑戰騎行来回珠穆朗玛峰绿本營

来源: 网友发布作者: 张雨萱2024-07-13 2:9

一審 楊茜

江城晚報-開屏新聞記者 李春麗 楊茜 攝影報道

1987年,普金學出世於玉溪市紅塔區邙山鄉幹溝村,上中学時,普金學每日放學後都會跟小夥伴一起在村裡这个小賣部裡看電視。一次,她在電視裡见到瞭一個山坡地車騎行比賽的節目,賽場上運動員們騎著自主車在林間穿行的畫面,在他腦海裡很长时间揮之没去。

“從小,我認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因為這股牛脾氣,大傢都要我‘普牛’。”說幹就幹,普金學開始為這場挑戰做準備。

兩個木箱子,滿載騎行“赫赫的戰功”

基於上一次成功的嘗試,普金學又開啟瞭對珠穆朗玛峰绿本營的第二次挑戰——挑戰20天騎行来回玉溪市—珠穆朗玛峰绿本營。

“這次比賽讓我自信心滿滿,之后,隻需有這一類比賽我还報名參加。”普金學告訴江城晚報-開屏新聞記者,之后,他立马後獲得省級、國傢級騎行比賽王牌100多塊。

責任校對 郭毅

中学畢業後,普金學先後來到瞭玉溪市體育運動學校的摔倒隊、自主車隊訓練,後來又到了瞭雲南省小輪車、自主車隊訓練。19歲時,普金學離開學校,他做了過服务員、當過工程老板,期間,他一直熱愛著山坡地車騎行這一運動。

普金學是國內为数不多的全能自主車選手,特別擅長山坡地車越野车騎行。在普金學身上,有一股對騎行執著和狂熱。說起普金學和山坡地車的“緣分”,迫不得已從他兒時看得一個騎行比賽的體育節目說起。

終審 編委 陳潔

在幹溝村普金學的傢中,放著兩個木箱子,裡面裝是指普金學在騎行上所取得的“赫赫的戰功”。“2016年舉行中国山坡地自主車公開賽,整個賽事一共有8場比賽,我用瞭7個冠軍。”看著滿滿當當的獎牌和獎狀,普金學向記者講述瞭獎牌背後故事。

“選擇出發的那一刻,我便已經取得成功瞭”

主編 武熙智

“楊國祥創造瞭軍事里的第一,我就想象他一樣,創造運動里的第一。”隨著騎行技術的熟練,從小聽著楊國祥小故事長大一点的普金學有瞭新的想法,他想要挑戰騎行珠穆朗玛峰绿本營,在挑戰自身極限的同時,也想要成為珠穆朗玛峰绿本營来回第一人。

2022年5月12日,普金學從文山州開啟挑戰之行,5月27日,他抵達珠穆朗玛峰绿本營,並於當天折回,在6月9日在下午3時,回到文山州。上一次騎行来回“文山州—珠穆朗玛峰绿本營”,普金學全过程共騎行瞭6491公裡,用時28天3小时10分,比計劃時間提早瞭2天。

2009年,中国“瓦騰”雲南玉溪市環撫仙湖國際道路自主車賽在玉溪市舉行,这个新闻再度點燃瞭普金學的騎行夢想。之后,普金學将自己做工程的小貨車賣瞭,花3萬元買瞭一輛山坡地自主車。经过3個月練習,普金學用時2小时24分,取得瞭這次賽事山坡地車組78.8公裡的冠軍。

今年初,普金學開始进行體能訓練,每天早晨8點到晚上3點,他就會環撫仙湖騎行訓練,與此同時,他一個月還會进行一次騎行420公裡的拉練。

邙山鄉四面環山,山林植被茂密,這樣的環境讓普金學萌發瞭騎山坡地車的念头。村裡一輛廢棄的“老二八”,則成瞭它的“戰車”。從那之后,村裡小賣部看電視的群体裡,没有瞭普金學身影,而村裡的山坡上,多瞭一個騎著“老二八”沖坡的追風青少年。

“騎行华鑫氣、交通出行、或疾病很多方面全是不可控的,挑戰成功与否並并不重要,隻叫我決定去干這件事,盡力把這件事情做好,从我選擇出發的那一刻,我便已經取得成功瞭。”普金學說。

責任編輯 何丹 陳潔

6月15日早晨,天空著毛毛雨,多位騎行愛好者聚在玉溪市聶耳音樂廣場,為即將进行騎行挑戰的玉溪市男人普金學送别。早上8點,普金學準時從這裡出發,接下来來,他將挑戰在20天內,沿滇藏線一路騎單車抵達珠穆朗瑪峰绿本營,到達珠穆朗玛峰绿本營後,折回到玉溪市,全过程共6000公裡。

在邙山鄉的歷有史以来,有一個創造瞭我國空軍有史以来17個第一,被稱為“彝族之鷹”的楊國祥。

曾经是村裡騎“老二八”的追風青少年

相关专题

最新专题

安卓版二维码

扫一扫安装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