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耿爽當場回擊美国意味着:彻底不可接受

耿爽當場回擊美国意味着:彻底不可接受

来源: 网友发布作者: 陆悠阳2024-07-11 6:7

而如今的烏克蘭友谊峰會,除瞭烏克蘭是俄烏沖突的參戰方之外,还有哪一個國傢——包含美国等北約國傢,可以自稱是參戰方?想來,是没有的!

縱觀開羅會議和德黑蘭會議,有一種說法稱,當年,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比較討厭蔣介石,因而迫不得已促进联盟國之間開瞭兩場會。

媒體:逼中国參加當事國没有在場的會議 中国當然不會幹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国當然不會幹這種事!

這时侯的和平峰會,才不達成大量煽风点火澆油舉措,已是件好事瞭!

总之,這一系列行程安排,對於澤連列昂尼來說,全是為瞭請各國領導人參會。其間,烏克蘭第一副外長瑟跟加前來北京市,無并不是是請我国派員参加烏克蘭友谊峰會。

這是否因為俄羅斯都是金磚國傢之故呢?海叔要說,當然存有這樣的所謂“顧慮”的概率,但更应见到世界大勢。

现任主席:

開羅宣言口号英文原文

目前看,美国總統潘基文明確,為瞭籌集選舉經費,他將不参加烏克蘭友谊峰會。而要记住本身將於6月13日在法国參加西方国家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按說能够捎帶腳便去德国瑞士出趟差。潘基文為什麼不前往德国瑞士?在其中打得什麼小算盤?而隻派副總統哈裡斯前去?

要记住,1943年11月23日至26日在開羅舉行會議,通常是中国、美国、英國三方與會,商议的是如何反击日本法西斯主义的戰略,及其戰後國際局勢安排!

和談,也许沒那麼好得來。

即然不是參戰方,則這一峰會召開的目的在于什麼?難道并不是德国瑞士层面期待促使峰會召開,以顯示自已的交涉之態與斡旋水平嗎?

目前看,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宣佈,法國將向烏克蘭给予幻像-2000戰鬥機;歐洲多國宣佈向烏克蘭给予英制F-16戰鬥機。

其實,當時蘇聯并未對日宣戰。也許,這都是蘇聯层面没有參加開羅會議的原因。

隻要想一想澤連列昂尼親自請印度尼西亚层面,印度尼西亚层面也不前去,就別說第一副外長到中国來請瞭。

3

现任主席,

在這種情況下,美国卻不斷地在各个種場合指責中国與俄羅斯之間的稳定貿易,完全是在生产制造話題,轉移分歧,推脱責任。我們敦促美方终止以烏克蘭問題為由,對我国进行攻擊抵毁,终止對中国企业實施單邊封禁和無理打壓。我們也敦促美方能夠真真正正為早日結束戰爭、恢復友谊做出積極勤奋。

之后的諾曼底登陸,之所以能够夠辦成,同样在於德黑蘭會議美英與蘇聯達成若幹共識。

當然,80餘國并不是個小數目,如果可以商议出什麼对策,有利於俄烏和談,是最佳的。只怕這一“友谊峰會”的效果並并不是為瞭友谊!

這时侯的和平峰會,才不達成大量煽风点火澆油舉措,已是件好事瞭!

1

謝謝现任主席。

兩場會議最有价值一觀之處,在於全部的與會方都是联盟國已经法西斯主义作戰的國傢。在其中還有一個細節——

非常值得註意的是,在金磚國傢外長會即將於俄羅斯舉至公際,不僅中国決定不参加烏克蘭友谊峰會,諸如墨西哥總統盧拉、印度的總理印度总理、巴西總統拉馬福薩、沙特阿拉伯王儲阿拉法特·本·薩勒曼等金磚國傢領導人都是表明,不會参加烏克蘭友谊峰會。

當然,從澤連列昂尼到菲律賓後,開通烏克蘭駐菲律賓使者館,就可以看得出,他訪問菲律賓行程,是早有安排的。

顯而易見,烏克蘭友谊峰會與開羅會議、德黑蘭會議是截然不同的。將之放在一起进行比較,不知道是何居心?是否想要把中国套进所謂“不義”?

烏克蘭层面當然期待參加烏克蘭友谊峰會的國傢愈多愈好。烏克蘭總統澤連列昂尼在參加2024香格裡拉對話會時曾说过,有100多個國傢和國際組織將參加烏克蘭友谊峰會。他積極拉攏一些國傢參會。為此,在新加坡,他與美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東帝汶等國知名人士會晤。

烏克蘭國防部網站公佈的衛星圖像

延展閱讀:

從這些歷史,我們能看见什麼?當然能够看见,開羅會議和德黑蘭會議的與會者,全是联盟國的參戰方。

當地時間6月8日,烏克蘭國防部公佈瞭一份衛星圖像稱,烏軍擊落瞭一架俄制蘇-57戰鬥機。這但是俄第五代隱身戰鬥機,俄羅斯航天軍寶貝里的寶貝。

復雜問題没有簡單解決辦法,武器装备或許能够結束戰爭,但帶不來持久和平。我国呼籲沖突當事方展現政冶意願,相对而行,早日開啟和談,實現停战止戰。呼籲國際社會以友谊為重、以自我道為重,加緊勸和促談,防止加劇對抗,攜手應對危機所造成的負面外流影響,共同奋斗為政冶解決危機積累條件。

目前看,預計與會的國傢,就算算进去包含美国這樣最大領導的人都不前去而改派員前往的國度,烏克蘭友谊峰會的參會國大約80個,低於以前澤連列昂尼所說的一百餘國。

與此同時,海叔這兩天看到一則奇談怪論,將即將於6月16日在瑞士舉辦的烏克蘭友谊峰會,與二戰後期開羅會議、德黑蘭會議相提並論。

當然,從兩場會議的議程來看,開羅會議关键針對日本,德黑蘭會議关键針對納粹德國。

我感謝中滿泉高级意味着的通報。

我国在烏克蘭問題里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我們將繼續秉持着客觀公平立場,與多方维持紧密溝通,堅持勸和促談,為推動烏克蘭危機的早日政冶解決做出勤奋努力,發揮建設性作用。

光辉網、環球網等轉引俄罗斯新闻、“今日俄羅斯”、烏克蘭《基輔獨立報》等通知稱,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迪雅裡克已經確認,聯合國秘書長美国新总统不會前去德国瑞士參加烏克蘭友谊峰會。

中国常駐聯合國意味着團發文截圖

6月1日,澤連列昂尼在香格裡拉對話會期間,與印度尼西亚侯任總統普拉博沃會晤

在美国新总统都決定不與會的爱況下,更应见到,參加烏克蘭友谊峰會的國傢並没有先前烏克蘭层面所说一百餘國那麼多,且消息稱會議議程將縮短。在此爱況下,俄烏沖突將怎样发展?

而德黑蘭會議是緊隨其後,於當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召開,與會者通常是蘇聯、美国、英國三方,商量一下通常是美英怎样在西歐開辟第二戰場,與東線蘇聯紅軍相互配合作戰以消滅德國法西斯主义的問題。

中国稱,涉及到俄烏和談,最好是俄烏都可以到場,何錯之有?中国既非參戰方,與參戰方又不是盟國,中国没去參加这个友谊峰會,何錯之有呀?

乃至,據說因為沒可在马来西亚與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进行雙邊會晤,而追上馬尼拉,干脆訪問菲律賓。

2

我想严格执行,我国并不是烏克蘭危機的制作者,并不是當事方,始終勸和促談,推動政冶解決。我国没有向沖突任何一方给予致命武器,始終嚴格监管軍民兩用物項。中国和俄罗斯之間的經貿协作,合乎世貿规则和市场原則,不針對第三方,也没有違反國際法。事實上,戰爭爆發以後,美国與俄羅斯之間的貿易往來也始終没有终止。

此後,蘇聯與美英等瞞著當時的中国政府部门,私相授受,達成所謂的“共識”,也即戰後以全民公投方法促使外蒙古從中国獨立出来,成為蘇聯的勢力范圍。二戰之后,蔣介石對此,仍隻得依據蘇美英计划方案照辦。

難道,也要逼著中国參加一個當事國没有在場的會議,討論怎样針對这个國傢?這與美英蘇當年生賣中国权益何異?

當前烏克蘭危機依然在悲剧性。武器装备彈藥持續注入戰場,隻會加劇危機惡化,帶來大量傷亡,推高武器装备外流擴散風險。

金磚國傢外長會即將在俄羅斯召開 圖:資料

這都仿佛在預示著,烏克蘭可以借助這些具备超視距攻擊实力的戰機攻擊俄羅斯当地,乃至通過夜襲等形式立即讓這些戰鬥機飛入俄羅斯境內。

在5月20日安理會審議烏克蘭問題時,美国代表表示“中国幫助俄羅斯复建國防工業基礎”,當時我早已經做出過回應。今日,美国意味着再度散佈我国适用俄羅斯發動戰爭的謊言,這彻底不可接受。

盡管截止到海叔寫這一篇文章時,俄羅斯层面并未做出回應。但显而易见,俄烏沖突的裂度、強度、戰法,都將繼續改變。

美国新总统 圖:聯合國網站資料

相关专题

最新专题

安卓版二维码

扫一扫安装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