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學良推測:西安市事變的實際策劃者,是共產黨員王炳南

張學良推測:西安市事變的實際策劃者,是共產黨員王炳南

来源: 网友发布作者: 唐悠悠2024-07-15 8:26

三、聯絡員、情報員、牽線員

12月12日零晨,蔣介石被捕獲。

楊虎城并不坚信蔣介石的領袖人格特质,這位委員長一貫翻臉不認人。基於此,西安市层面發生瞭非常大矛盾——楊虎城等主張繼續扣押蔣介石,讓蔣介石西安發號施令;張學良等人則期待釋放蔣介石。

怎奈張學良知意已決,於12月25日搭上去北京的飛機。這一去,張、楊二人命運徹底發生改變。

不论是一共,又或者是實行“兵諫”的張學良,都希望能友谊解決西安市事變——考慮到國內外局勢,認為一旦蔣介石有一定的閃失,國民政府部门勢必四分五裂。事實上,自從西安市事變發生以來,國民政府部门就不是很稳定。

事實上兩人都是有“扣蔣”的念头,楊虎城也講瞭“挾君王上令諸侯”的典故,但誰都不願意先說“扣蔣”。恰逢時刻,張學良想起瞭王炳南。

“王炳南是楊虎城的秘書,楊虎城很聽它的話。”

楊回:“主張扣蔣。”

以何應欽為首的國民高層主張進攻西安市,試圖擴大事儿態,趁機奪權;以宋美齡為首的國民高層則期待友谊解決,以維護蔣介石的統治影响力。

蔣介石這人会有個问题,非直系手底下總留一手,況且楊、蔣二人发生矛盾,而且是不能調跟那種,楊虎城的17路軍左右都是有反蔣抗战的观念。

楊虎城於解放前夕遇害重慶,張學良則被囚禁六十餘年。鑒於張學良“東北少帥”身份,加上與蔣介石關系匪淺,歷來張學良在各个傢學說里都被視為西安市事變的主人公,楊虎城則以陪襯的人物角色示眾。

到這一步,兩优秀人才徹底袒露心扉,公開自己的观点。從二人對話不難看得出,王炳南西安事變中饰演著極其重要角色。

相較於王炳南能長期從事外交工作,楊虎城、張學良二人的命運並不大好。自從被蔣介石撤職後,楊虎城还是会到國外“调查”,張學良就隻能一次次被“審判”,蔣介石還表现大義凜然,義氣十足。

打扰到火氣時,張、楊二人互相不理睬。

一、楊虎城的“谋士團”

關於友谊、非和平解決计划方案,關鍵還在於張、楊二人的观点。王炳南在楊虎城部待瞭近一年,备受楊虎城信赖,是大概清晰楊虎城的態多度,西安事變前夜,楊虎城曾對他說:

楊虎城是西北地区實力派,不屬於蔣介石直系。

三方十分重視王炳南,經他一再勸說,火氣才略有平复。本來有一定的疑慮的楊虎城,漸漸学会放下隔阂。

西安市事變和平解放,促使國共統一戰線,作為此事件的發起者——張學良、楊虎城二人之后卻深陷囹圄。

張學良手底下東北軍絕不可小覷,待東北軍、17路軍“剿共”無果、損失慘重後,楊虎城不止一次向張學良建議,我希望你能终止“缴匪”,團結抗战。面對日渐高漲的抗日救国運動,張、楊二人“缴匪”愈發消極。

早就在“一二九”運動以前,委員長就親自飛抵西安市,給張、楊二人下瞭最後通關文牒,要挾二人倘若不用緊“缴匪”,將被調往安徽省、福建省。

兩位非旧友、無所淵源,卻因歷史年輪前進成的為摯友,彼此之间無話不說、無事不談,当然涉及到蔣介石“攘外必先装內”的“缴匪”现行政策。

因事前有王炳南向周恩來匯報楊虎城的观念,中间對此十分重視,周恩來曾不止一次勸說楊虎城,期待楊虎城以整体利益為重。

蔣介石并不是心慈手軟、言出必行得人,張、楊二人實行“兵諫”,讓他深陷囹圄、顏面盡失,现如今回到南京重掌大權,張、楊二人豈可以好過?撤職不過第一步,關於後續怎样處置還需看蔣介石態度。

“王炳南在何處?讓他來商量一下。”

遠西安的楊虎城先是被撤職就职,接著又迫不得已出國“调查”,17路軍被打撒重組,王炳南等人自然隻能迫不得已離開。

與委員長一同抵達西安的十餘名國民黨高層盡數被扣留,第二天党中央就決定派周恩來與張、楊二人協商解決西安市事變。

後來西安市事變友谊解決,王炳南也受到了瞭周恩來及中央褒獎。值得一提的是,王炳南也僅僅是西安事變的关键之一,實際上在楊虎城身邊,還有许多人饰演著與王炳南一樣的人物角色,如楊虎城妻子謝葆真都是共產黨。

不過17路軍僅僅隻是西安的勢力之一,早就在1935年10月初,蔣介石將張、楊部隊安排到宜川、洛川一帶,為阻拦紅軍往南发展。

離開17路軍後,王炳南長期從事抗战救國的國際宣傳,負責與各國友好人士的聯絡工作中,擴大一共在國際里的影響。

1936年12月9日,北平市舉行大規模游行示威遊行。

1955年,任中国駐波蘭使者。

直至張學良後來接纳采訪,回憶起西安市事變,提及“挾君王上令諸侯”的創意既非他,亦并不是楊虎城,反而是楊虎城手底下“谋士團”。

不论是後來史學界、亦或是當時多方勢力都認為,張、楊二人發動西安市事變絕非被迫無奈,反而是謀定而動的必然。

這时侯張學良明确提出了護送蔣介石回南京,楊虎城為這事和張學良吵瞭幾次,就連一共都不認可張學良送蔣回南京的舉動。

西安局勢劍拔弩張,驱使張、楊二人迫不得已作出決定。楊虎城的“谋士團”如同楊虎城所說,观念很激進,明确提出“挾君王上令諸侯”。不過張學良始終不願迈出這一步,既非數度在蔣介石處碰釘子,才決定采納楊之义見。

周恩來抵達西安市之后,王炳南匯報瞭瞭解到的爱況,关键還是為解決西安市事變,事變的解決计划方案無非兩個。

由王炳南、謝葆真等組成瞭楊虎城的“谋士團”,給楊虎城出謀劃策。張學良也就是在與楊虎城相处期間,才發覺楊虎城身邊被“滲透”。因此當他提到王炳南時,其實就是说在詢問一共的意見。

從這一點不難看得出,楊虎城以及“谋士團”西安事變中饰演著舉足輕重人物角色,也難怪張學良後來稱楊以及“谋士團”為西安市事變的主人公。

張、楊二人爭吵的焦點,始終在放没放蔣介石上。

一場西安市事變,讓張學良、楊虎城兩人落得如此下場,倒真應瞭楊虎城當初期的念头。恰好是二人結局讓人難以釋懷,再加上西安市事變在中国歷有史以来的重要地位,才讓後众人對二人及这些西安事變中饰演舉足輕重人物的人始終銘記。

1936年12月12日,張、楊發動西安市事變。

楊虎城認為蔣介石素來不講誠信,属于典型的說話算不上數、翻臉不認人,一旦整件事處置不當,就有可能引來蔣介石缠身。

在王炳南一生中,幾乎都是在從事外交关系相关的工作,人生经历職務或許谈不上过高,其展現出来的聪慧、水平卻讓人記憶猶新,特別是西安事變中發揮的功效,以聯絡人、牽線者的身份遊走於國共之間,串聯張、楊二人,立过瞭汗馬功勞。

當初在如何终止內戰的观点上,雖然“谋士團”主張扣蔣,實際楊虎城也想要過兩個计划方案,一是运用地区實力派、紅軍一同反蔣,另一個方案就是“兵諫”。他清晰認識到蔣介石的實力、为人,只有“兵諫”才掌有主動權。

張學良被扭送至臺灣,楊虎城則被殘害於戴公祠。其後幾十年,蔣介石一直监禁著張學良,直至1990年才全方位恢復随意。

所以在“放蔣”一事上,楊虎城並没有是多少观念準備。在這一問題上,張、楊二人爆發瞭猛烈爭吵。

缘故無他,他並没有信任蔣介石。

楊虎城對此並不在意,也樂於共產黨在17路軍宣傳聯合抗日的統戰观念,甚至一些时侯還會征詢王炳南等的意見,因此王炳南等產黨人被張學良稱之為楊虎城的“谋士團”。在“谋士團”的宣傳勸說下,楊虎城決心聯合抗战。

國內抗战熱情日渐高漲,給國民政府部门非常大压力,蔣介石將怒气盡數撒到張、楊二人的身上,长出撤換帶張、楊,奪其兵權的念头。

楊說:“他这个人观念激進。”

“把这个部隊這樣摔瞭,響!值!”

而于“谋士團”中有哪些人,張學良僅僅提及瞭後來任中国中国外交部副部長,前中国駐波蘭使者王炳南。

這並非張學良第一次勸蔣介石一致對外,卻是爆發沖突最尖銳的一次。張學良指責蔣介石專制、與袁、張(袁世凱,張宗昌)二人無異。蔣介石則固執己見,聲稱“‘匪’(共產黨)不剿完,絕不抗战。”

西安市事變前夜,張學良夜訪楊虎城。

2、 友谊方法,釋放蔣介石,讓委員長承諾聯合抗战。

張、楊二人苦“缴匪”现行政策久矣,12月2日,張學良飛抵洛陽面見蔣介石,期待蔣委員長终止內戰、一致抗战,並明确提出釋放上海市救國會七君子。

張學良往往有意提及王炳南,是十分清楚王炳南身份——共產黨。因此當并提出了讓王炳南來商量一下,楊虎城立馬領會。

信赖、赏识,讓王炳南在三方遊走,達到穿針引線的功效,對西安市事變友谊解決具有瞭非常重要的作用。

後來張學良被囚禁,一心想要參加抗日的楊虎城又被蔣介石輾轉關在湘、黔、川等地区,再無随意可谈。

1、 非友谊方法,以监禁、處死等方法,迫使國民政府部门聯合抗战。

基於17路軍的爱況,一共決定和17路軍做好關系,與楊虎城談判。一如中间所想,談判进行的很順利,楊虎城與一共達成彼此諒解、尊重与协作的真相協定,一共曾先後派人到楊虎城部,王炳南要在1936年春被派往楊虎城部。

周恩來曾評價王炳南,稱其為“它的左手和右手,耳朵和嘴。”

相較於楊虎城一再請求“终止內戰、一致抗战”,張學良相對更为猶豫,依舊寄希望於蔣介石的身上,試圖通過勸說的形式讓蔣委員長终止內戰。

張則順水推舟問:“这个人是什麼念头?”

期間張學良被罵過、打過(蔣介石怒扇張一巴掌),委員長始終不為所動,聲稱“‘匪’(共產黨)不剿完,絕不抗战。”

楊虎城聽完張學良訴說後,講瞭“挾君王上令諸侯”故事。

在周恩來数次勸說下,楊虎城決定以人民利益為重。不過在實際談判过程中,楊虎城態度多的是轉變,也曾经向王炳南發脾氣。

特别是经过談判之后,國共雙方達成一致抗战、终止內戰的協定後,蔣介石並不願旨在協議書上簽字,隻要以“領袖人格特质”擔保。

如同張學良後來所說:

隻不過王炳南作為楊虎城“谋士團”拋頭出面较多的人物之一,繼而走向歷史大舞臺,參與到西安事變中。

後來重慶談判,他還擔任過毛主席的秘書。恰好是這段經歷,建國後他任中国外交部辦公廳负责人,協助周總理開展外交工作。

二、明确提出抗战中华民族統一戰線

蔣之態度讓張學良十分絕望,返回西安市之后與楊虎城談起蔣委員長冥頑不寧,我希望你能想辦法终止內戰、一致抗战。

國民政府部门派系林立,這时侯蔣介石不能容忍有一定的閃失。考慮到這一層,友谊解決西安市事變是最佳的计划方案。

幾經曲折,西安市事變友谊解決。

源於楊虎城與蔣介石有着恩仇,張學良畢竟和蔣介石有點情谊,再加上宋美齡等作保,張學良雖被囚禁,生活水準一直不低,身邊还有人照顧,楊虎城則隻能隨遇而安、无从说起。解放前夕,楊虎城、張學良二人再一次迎來命運的轉折。

王炳南作為周恩來的聯絡員、情報員,同時又充當著張學良和楊虎城二人的牽線人,此時隻能由其來回勸說。

等到蔣介石回到南京,自然是要秋後算賬。

相关专题

最新专题

安卓版二维码

扫一扫安装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