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979年,一張44年以前毫不起眼報紙被發現,竟牽出瞿秋白被殺实情

1979年,一張44年以前毫不起眼報紙被發現,竟牽出瞿秋白被殺实情

来源: 网友发布作者: 孙雅雯2024-07-15 19:23

這一盤查立即讓己方人員露餡,敵人迅速向己方發起進攻,己方警衛員們用駁殼槍護衛5人邊戰邊走,经过一段時間激戰,警衛員們幾乎被打撒,幾人沖到村庄南邊大山里,可是敵人依然窮追舍不得,何叔衡因為年紀較大,跑的氣喘籲籲,臉色蒼白,他狠不下心成為朋友們的娇气包,就對帶隊的鄧子恢說道:“小鄧朋友,你赶紧開槍揍我,你們快逃!”

眾人編建成新的身份後彼此對瞭一遍詞,說三人以前並不認識,要在渡過汀江時才相識的,看到有人在四處搜察,一時慌亂才躲到瞭草叢中。

1935年2月,中间大队派遣十多名警衛員護送瞿秋白,何叔衡,周月林,鄧子恢(去永定地區領導鬥爭),張亮(項英老婆)等向福建永定縣快速轉移。

當時恰逢早春季節,凉意不減,汀江水冰冷通骨,對於周月林和鄧子恢二人來說還算過要去,但對瞿秋白等三人來說無異于是在“傷口边撒鹽”,他們有患病的,懷孕的,年迈行動不方便的,早期只是在荒原中国银行進便已經累到筋疲力盡,但為瞭能早日突圍,還一定要汽车涉水到達對岸。

圖 | 何叔衡

說完這話,他便縱身一躍,往下跳懸崖(落下来懸崖後没死,被反動派殺死),眾人见到這幅場景兩眼泛淚,但压根來不如傷心就要快速分散化轉移,鄧子恢是閩西人,對該處地貌比較了解,得到脱险。而瞿秋白,張亮,周月林三人全部躲到山崖下的雜草丛里中。

鄧子恢絕不願意丟下任何一名朋友,他指令身邊僅剩下来的兩名警衛員駕著何叔衡跑,來到一處懸崖邊時,何叔衡忽然說要休息一下,谁知警衛員剛松開手,何叔衡就朝眾人說道:“朋友們,我先走一步瞭,我想為蘇維埃流盡最後一滴血!”

周月林名字叫做“陳海秀”,自己曾经學過醫,是在上海往福建的道路上被紅軍抓瞭去,現在紅軍都轉移瞭,醫院早已經不復存有瞭,因此自己才能逃回家。

周月林整整花瞭24年之后直到這一天,那麼她到底是什麼真实身份,和瞿秋白案有著什麼聯系,為何會說自身受冤,那一份報紙上究竟寫的是什麼呢?

1979年的一天,燕城監獄門外來瞭一位脚步蹣跚的老奶奶,隻見她飽含淚水,一手撐著拐棍,一手拿著份報紙,一群路過得人問老婆婆怎麼瞭,是别人欺負她瞭嗎?

1934年10月,党中央和紅軍總部從瑞金市出發,開啟那发展前途不清的漫漫征程,此番長征得人數有8.6萬餘人,不過也有一部分紅軍和黨中间領導人留到蘇區繼續同敵人进行鬥爭。

圖 | 瞿秋白(漫畫)

1929年,我黨高级領導人瞿秋白來到蘇聯,周月林夫婦負責招待瞿秋白並向匯報在蘇工作中,瞿秋白對兩人工作中作瞭高度肯定,同時瞿秋白在蘇聯多個公眾場合發演出講,給予周月林夫婦二人极大的奋斗精神動力。

張亮名字叫做“周蓮玉”,是一名商行的女老板,紅軍見她傢有一些錢財就將她綁瞭去,準備为此敲诈勒索自己的老公,可誰知自己老公压根就不愿拯救自己,反而要再次娶個媳妇,因此自己一直被關押在紅軍營地,恰好是紅軍撤离瞭,自己才能逃离來。

老婆婆名字叫做周月林,是一名共產黨員,在44年以前,我黨高级領導人瞿秋白被敵人殘忍殺害,周月林卻因而入獄,扣留上瞭内奸的罵名,更是被以“出賣黨的領導人”罪名判處12年刑期,期間,她并不斷找足證據,进行上訴,最終实情才小白於天底下。

道路上最危險的時刻要數渡過汀江,當時汀江上原本有幾座木头橋任人來往,但卻有國軍镇守,嚴加盤查,這麼多的人一起過去,難保不會出現一切問題,经过一番协商,眾人決定趁著夜幕遊過汀江(找淺灘)。

1925年,上海地區發生瞭五卅慘案,包含周月林在內得多傢工廠职工宣佈罷工,踏入街頭舉行反封建遊行游行示威,因為她個人表现突显,經我黨組織成員介紹添加中国共產黨,後來被調派往上海市總工會機關做保密,此后擺脫瞭在工廠质量的命運,踏入瞭心心念之的社会主义改革。

1934年2月,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意味着大會上,周月林擔任中央现任主席團委員,中间執行委員等職務,非常值得註意的是,本次共選出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总司令等17名委員,而周月林是唯一的一名女性,足以见得她的业务能力還是很強的。

正当我黨成員們以為能够像以往一樣提升蔣介石派遣大軍圍剿,未來未来可期之時,第五次反圍剿接連落败,紅軍彻底深陷被動局势,黨中间迫不得已做出全部中间機關和紅軍主力军撤出根據地決定。

瞿秋白,陳毅,項英,栗裕,周月林夫婦等就留在瑞金市,他們將留守儿童此处堅持長期遊擊戰爭。

当他在們歇息之際,敵人還是寻找瞭他們,幾人被押回水部位鄉敵方營部,當夜,他們的營長刘萍就將三人分別關押,突擊審查,三人还是按照原来想好一点的笔录进行回应,刘萍十分放心不下,問瞭第一次後,過瞭1個小时又重新詢問一遍,想知道笔录是不是有哪些麼變化,但让人感到令人费解的是,無論怎麼問,三人口数量供都始終如一,好像也是被紅軍捉到蘇區的無辜人。

眼見形勢越來越嚴峻,再加上瞿秋白的肺結核病况更加嚴重,中间大队為瞭储存有限的资源幹部,決定將他送到中国香港或上海市邊接纳治疗法邊进行地底鬥爭。

刘萍從瞿秋白那里得到这个人就是“林琪祥”,曾经在北京大学學過文學,學過大半年醫學,在福建省漳州市被打到這裡的紅軍給擄瞭去,在紅軍總衛生部當過醫生,文化艺术教員,趁紅軍进行戰略轉移後,攜款逃離蘇區,剛剛來到水部位便被你們的武裝人員發現。

由於眾人一定要经过的土地區是國統區,一路上都需要超越敵人設置的障礙,他們隻可在深山中中走动,即便是這樣,他們也還放心不下,隻能晝伏夜出,常在高山深處迷了路,加上瞿秋白因患肺結核,身體十分虛弱,張亮已經懷有杯孕,何叔衡现年60歲,行進緩慢,走在路上耽擱瞭许多時間。

圖 | 周月林

1906年,周月林出世上海市区一個漁民傢庭,从小傢境貧困,她從9歲開始就當起雇佣童工,以減輕傢中負擔,从小的經歷讓她飽受磨難,认清中国社會底層普通百姓生活中的艱苦,她立志要改變現狀,讓人們過极好日子。

不過,無論是进行戰略轉移還是留守儿童蘇區的紅軍日子出不太好過,蔣介石派遣幾十萬大軍进行瘋狂“圍剿”,迅速中间蘇區到處全是腥風腥风血雨,眾人整日都身处一片四一二政变的氛圍下。

1926年秋天,周月林的身份被反動軍閥識破,黨組織马上分配她轉移,來到蘇聯海參崴黨校中国班學習,這是她第一次接觸到系統的科學理論知識,她努力學習,提高自己的文化艺术素養。在这里期間,她還認識瞭當地華工工作中負責人梁柏臺,兩人日久生爱,於第二年夏天結婚。

圖 | 瞿秋白

來到中间蘇區的周月林擔任瞭中央局婦女每一部長一職,她深知責任重要,每日為工作中奔忙,過著晨出夜歸的生活状态,別人問她苦不苦有多累,她都是會笑著說:“我自己做這些都算不上什麼,為廣大工農群眾服务,我真的很開心,我覺得這一份工作對我來說是很适合不過的瞭!”

1931年,周月林等收到上級标示所有返回國內參與鬥爭,临走前他們的兩個小孩迫不得已要留到蘇聯。

此時的三人體力幾乎已經耗盡,从此沒力氣行動,他們三人好像明白自己接下来來的命運一样,分別給自身編造新的身份。在其中瞿秋白名字叫做“林琪祥”,老傢在江蘇,曾在北京大學求學,學的專業是文學和醫學,後來在投靠福建的親戚途中被紅軍捉到瑞金市,期間数次想逃走,但紅軍看的很緊,没有辦法脫身,這是在們进行戰略轉移後,自己才趁亂逃瞭出来。

老婆婆回答说:“你們快來看這份報紙,我終於能够洗刷冤屈瞭,我能證明自已的清正瞭!”

鄧子恢和幾名警衛員最先排水,緊接著是張亮,瞿秋白,何叔衡,斷後是指周月林和剩下来的幾名警衛員,他們手牽著手一起趟水前行,到瞭河流深刻處時,整整有人的腹部深,河水湍急,鄧子恢和警衛員們折回数次將幾人渐渐地扶到對岸。

2月24日早晨,眾人總算有驚無險渡過汀江,來到水部位鄉一處叫小逕(jìng)村子的地区。趁著天明又逢雨天,大傢決定在了普通百姓傢稍作休息,等養足精神实质,吃點東西再趕路,他們來到山上一戶人傢煮瞭點稀飯,順便烤制濕透的衣服裤子,可是駐紮在水部位鄉的一個敵軍營長發現這戶人傢有一些異常,畢竟平時也没有什麼人從這经过,但今天早晨一直炊煙裊裊,因此他長瞭個心眼儿,帶著全營战士來到普通百姓傢中盤查。

相关专题

最新专题

安卓版二维码

扫一扫安装
发现更多